蓝布正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抱朴子卷四金丹内篇原文及白话文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可以根治吗 http://m.39.net/pf/a_7157873.html

抱朴子曰:余考览养性之书,鸠集久视之方,曾所披涉篇卷,以千计矣,莫不皆以还丹金液为大要者焉。然则此二事,盖仙道之极也。服此而不仙,则古来无仙矣。往者上国丧乱,莫不奔播四出。余周旋徐豫荆襄一江一广数州之间,阅见流移俗道士数百人矣。或有素闻其名,乃在云日之表者。然率相似如一,其所知见,深浅有无,不足以相倾也。虽各有数十卷书,亦未能悉解之也,为写蓄之耳。时有知行气及断穀服诸草木药法,所有方书,略为同文,无一人不有道机经,唯以此为至秘,乃云是君喜所撰。余告之曰,此是魏世军督王图所撰耳,非古人也。图了不知大药,正欲以行气入室求仙,作此道机,谓道毕於此,此复是误人之甚者也。余问诸道士以神丹金液之事,及三皇内文召天神地祇之法,了无一人知之者,其夸诞自誉及欺人,云己久寿。及言曾与仙人共游者将太半矣,足以与尽微者甚鲜矣。或有颇闻金丹,而不谓今世复有得之者,皆言唯上古已度仙人,乃当晓之。或有得方外说,不得其真经。或得杂碎丹方,便谓丹法尽於此也。昔左元放於天柱山中一精一思,而神人授之金丹仙经,会汉末乱,不遑合作,而避地来渡一江一东,志欲投名山以修斯道。余从祖仙公,又从元放受之。凡受太清丹经三卷及九鼎丹经一卷金液丹经一卷。余师郑君者,则余从祖仙公之弟子也,又於从祖受之,而家贫无用买药。余亲事之,洒扫积久,乃於马迹山中立坛盟受之,并诸口诀诀之不书者。一江一东先无此书,书出於左元放,元放以授余从祖,从祖以授郑君,郑君以授余,故他道士了无知者也。然余受之已二十馀年矣,资无担石,无以为之,但有长叹耳。有积金盈柜,聚钱如山者,复不知有此不死之法。就令闻之,亦万无一信,如何?夫饮玉台则知浆荇之薄味,睹昆仑则觉丘垤之至卑。既览金丹之道,则使人不欲复视小小方书。然大药难卒得办,当须且将御小者以自支持耳。然服他药万斛,为能有小益,而终不能使人遂长生也。故老子之诀言云,子不得还丹金液,虚自苦耳。夫五穀犹能活人,人得之则生,绝之则死,又况於上品之神药,其益人岂不万倍於五穀耶?夫金丹之为物,烧之愈久,变化愈妙。黄金入火,百炼不消,埋之,毕天不朽。服此二物,炼人身体,故能令人不老不死。此盖假求於外物以自坚固,有如脂之养火而不可灭,铜青涂脚,入水不腐,此是借铜之劲以扞其肉也。金丹入身中,沾洽荣卫,非但铜青之外傅矣。世间多不信至道者,则悠悠者皆是耳。然万一时偶有好事者,而复不见此法,不值明师,无由闻天下之有斯妙事也。余今略钞金丹之都较,以示後之同志好之者。其勤求之,求之不可守浅近之方,而谓之足以度世也。遂不遇之者,直当息意於无穷之冀耳。想见其说,必自知出潢污而浮沧海,背萤烛而向日月,闻雷霆而觉布鼓之陋,见巨鲸而知寸介之细也。如其喽喽,无所先入,欲以弊药必规昇腾者,何异策蹇驴而追迅风,棹蓝舟而济大川乎?又诸小饵丹方甚多,然作之有浅深,故力势不同,虽有优劣,转不相及,犹一酘之酒,不可以方九酝之醇耳。然小丹之下者,犹自远胜草木之上者也。凡草木烧之即烬,而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其去凡草木亦远矣。故能令人长生,神仙独见此理矣,其去俗人,亦何缅邈之无限乎?世人少所识,多所怪,或不知水银出於丹砂,告之终不肯信,云丹砂本赤物,从何得成此白物。又云丹砂是石耳,今烧诸石皆成灰,而丹砂何独得尔。此近易之事,犹不可喻,其闻仙道,大而笑之,不亦宜乎?上古真一人愍念将来之可教者,为作方法,委曲欲使其脱死亡之祸耳,可谓至言矣。然而俗人终不肯信,谓为虚文。若是虚文者,安得九转九变,日数所成,皆如方耶?真一人所以知此者,诚不可以庸近思求也。余少好方术,负步请问,不惮险远。每有异闻,则以为喜。虽见毁笑,不以为戚。焉知来者之不如今,是以著此以示识者。岂苟尚奇怪,而崇饰空言,欲令书行於世,信结流俗哉?盛一陽一不能荣枯朽,上智不能移下愚,书为晓者传,事为识者贵。农夫得彤弓以驱鸟,南夷得衮衣以负薪,夫不知者,何可强哉?世人饱食终日,复未必能勤儒墨之业,治进德之务,但共逍遥遨游,以尽年月。其所营也,非荣则利。或飞苍走黄於中原,或留连杯觞以羹沸,或以美一女荒沈丝竹,或躭沦绮纨,或控弦以弊筋骨,或博弈以弃功夫。闻至道之言而如醉,睹道论而昼睡。有身不修,动之死地,不肯求问养生之法,自欲割削之,煎熬之,憔悴之,漉汔之。而有道者自宝秘其所知,无求於人,亦安肯强行语之乎?世人之常言,咸以长生若可得者,古人之富贵者,己当得之,而无得之者,是无此道也。而不知古之富贵者,亦如今之富贵者耳。俱不信不求之,而皆以目前之所欲者为急,亦安能得之耶?假令不能决意,信命之可延,仙之可得,亦何惜於试之。试之小效,但使得二三百岁,不犹愈於凡人之少夭乎?天下之事万端,而道术尤难明於他事也。何可以中才之心,而断世间必无长生之道哉?若正以世人皆不信之,便谓为无,则世人之智者,又何太多乎?今若有识道意而犹修求之者,讵必便是至愚,而皆不及世人耶?又或虑於求长生,傥其不得,恐人笑之,以为暗惑。若心所断,万有一失,而天下果自有此不死之道者,不亦当复为得之者所笑乎?日月有所不能周照,人心安足孤信哉?抱朴子曰:按黄帝九鼎神丹经曰,黄帝服之,遂以昇仙。又云,虽呼吸道引,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於死也;服神丹令人寿无穷已,与天地相毕,乘云驾龙,上下太清。黄帝以传玄子,戒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苟非其人,虽积玉如山,勿以此道告之也。受之者以金人金鱼投於东流水中以为约,唼血为盟,无神仙之骨,亦不可得见此道也。合丹当於名山之中,无人之地,结伴不过三人,先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一精一洁,勿近秽污,及与俗人往来,又不令不信道者知之,谤毁神药,药不成矣。成则可以举家皆仙,不但一身耳。世人不合神丹,反信草木之药。草木之药,埋之即腐,煮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何能生人乎?九丹者,长生之要,非凡人所当见闻也,万兆蠢蠢,唯知贪富贵而已,岂非行一尸一者乎?合时又当祭,祭自有图法一卷也。第一之丹名曰丹华。当先作玄黄,用雄黄水、矾石水、戎盐、卤盐、礜石、牡蛎、赤石脂、滑石、一胡一粉各数十斤,以为六一泥,火之三十六日成,服七之日仙。又以玄膏丸此丹,置猛火上,须臾成黄金。又以二百四十铢合水银百斤火之,亦成黄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更封药而火之,日数如前,无不成也。第二之丹名曰神丹,亦曰神符。服之百日仙也。行度水火,以此丹涂足下,步行水上。服之三刀圭,三一尸一九虫皆即消坏,百病皆愈也。第三之丹名曰神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与六畜吞之,亦终不死。又能辟五兵。服百日,仙人玉女,山川鬼神,皆来侍之,见如人形。第四之丹名曰还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朱鸟凤凰,翔覆其上,玉女至傍。以一刀圭合水银一斤火之,立成黄金。以此丹涂钱物用之,即日皆还。以此丹书凡人目上,百鬼走避。第五之丹名饵丹。服之三十日,仙也。鬼神来侍,玉女至前。第六之丹名炼丹。服之十日,仙也。又以汞合火之,亦成黄金。第七之丹名柔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缺盆汁和服之,九十老翁,亦能有子,与金公合火之,即成黄金。第八之丹名伏丹。服之即日仙也。以此丹如枣核许持之,百鬼避之。以丹书门户上,万邪众一精一不敢前,又辟盗贼虎狼也。第九之丹名寒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仙童仙女来侍,飞行轻举,不用羽翼。凡此九丹,但得一丹便仙,不在悉作之,作之在人所好者耳。凡服九丹,欲昇天则去,欲且止人间亦任意,皆能出入无间,不可得之害矣。抱朴子曰:复有太清神丹,其法出於元君。元君者,老子之师也。太清观天经有九篇,云其上三篇不可教授,其中三篇世无足传,常沈之三泉之下,下三篇者,正是丹经上中下,凡三卷也。元君者,大神仙之人也,能调和一陰一陽一,役使鬼神风雨,骖驾九龙十二白虎,天下众仙皆隶焉,犹自言亦本学道服丹之所致也,非自然也。况凡人乎?其经曰:上士得道,昇为天官;中士得道,栖集昆仑;下士得道,长生世间。愚民不信,谓为虚言,从朝至暮,但作求死之事,了不求生,而天岂能强生之乎?凡人唯知美食好衣,声色富贵而已,恣心尽欲,奄忽终殁之徒,慎无以神丹告之,令其笑道谤真。传丹经不得其人,身必不吉。若有笃信者,可将合药成以分之,莫轻以其方传之也。知此道者,何用王侯?为神丹既成,不但长生,又可以作黄金。金成,取百斤先设大祭。祭自有别法一卷,不与九鼎祭同也。祭当别称金各检署之。礼天二十斤,日月五斤,北斗八斤,太乙八斤,井五斤,灶五斤,河伯十二斤,社五斤,门户闾鬼神清君各五斤,凡八十八斤。馀一十二斤,以好韦囊盛之,良日於都市中市盛之时,嘿声放弃之於多人处,径去无复顾。凡用百斤外,乃得自恣用之耳。不先以金祀神,必被殃咎。又曰,长生之道,不在祭祀事鬼神也,不在道引与屈伸也,昇仙之要,在神丹也。知之不易,为之实难也。子能作之,可长存也。近代汉末新野一陰一君,合此太清丹得仙。其人本儒生,有才思,善著诗及丹经赞并序,述初学道随师本末,列己所知识之得仙者四十馀人,甚分明也。作此太清丹,小为难合於九鼎,然是白日昇天之上法也。合之当先作华池赤盐艮雪玄白飞符三五神水,乃可起火耳。一转之丹,服之三年得仙。二转之丹,服之二年得仙。三转之丹,服之一年得仙。四转之丹,服之半年得仙。五转之丹,服之百日得仙。六转之丹,服之四十日得仙。七转之丹,服之三十日得仙。八转之丹,服之十日得仙。九转之丹,服之三日得仙。若取九转之丹,内神鼎中,夏至之後,爆之鼎热,内朱儿一斤於盖下。伏伺之,候日一精一照之。须臾翕然俱起,煌煌煇煇,神光五色,即化为还丹。取而服之一刀圭,即白日昇天。又九转之丹者,封涂之於土釜中糠火,先文後武,其一转至九转,迟速各有日数多少,以此知之耳。其转数少,其药力不足,故服之用日多,得仙迟也。其转数多,药力盛,故服之用日少,而得仙速也。又有九光丹,与九转异法,大都相似耳。作之法,当以诸药合火之,以转五石。五石者,丹砂、雄黄、白礜、曾青、慈石也。一石辄五转而各成五色,五石而二十五色,色各一两,而异器盛之。欲起死人,未满三日者,取青丹一刀圭和水,以浴死人,又以一刀圭发其口内之,死人立生也。欲致行厨,取黑丹和水,以涂左手,其所求如口所道皆自至,可致天下万物也。欲隐形及先知未然方来之事,及住年不老,服黄丹一刀圭,即便长生不老矣。及坐见千里之外,吉凶皆知,如在目前也。人生宿命,盛衰寿夭,富贵贫贱,皆知之也,其法俱在太清经中卷耳。抱朴子曰:其次有五灵丹经一卷,有五法也。用丹砂、雄黄、雌黄、石硫黄、曾青、矾石、慈石、戎盐、太乙馀粮,亦用六一泥,及神室祭醮合之,三十六日成。又用五帝符,以五色书之,亦令人不死,但不及太清及九鼎丹药耳。又有岷山丹法,道士张盖蹋一精一思於岷山石室中,得此方也。其法鼓冶黄铜,以作方诸,以承取月中水,以水银覆之,致日一精一火其中,长服之不死。又取此丹置雄黄铜燧中,覆以汞曝之,二十日发而治之,以井华水服如小豆,百日,盲者皆能视之,百病自愈,发白还黑,齿落更生。又务成子丹法,用巴沙汞置八寸铜盘中以土炉盛炭,倚三隅堑以枝盘,以硫黄水灌之,常令如泥,百日服之不死。又羡门子丹法,以酒和丹一斤,用酒三升和,曝之四十日,服之一日,则三虫百病立下;服之三年,仙道乃成,必有玉女二人来侍之,可役使致行厨,此丹可以厌百鬼,及四方死人殃注害人宅,及起土功妨人者,悬以向之,则无患矣。又有立成丹,亦有九首,似九鼎而不及也。其要一本更云,取雌黄雄黄烧下其中铜,铸以为器,覆之三岁淳苦酒上,百日,此器皆生赤乳,长数分,或有五色琅玕,取理而服之,亦令人长生。又可以和菟丝,菟丝是初生之根,其形似菟,掘取剋其血,以和此丹,服之立变化,任意所作也。又和以朱草,一服之,能乘虚而行云,朱草状似小枣,栽长三四尺,枝叶皆赤,茎如珊瑚,喜生名山岩石之下,刻之汁流如血,以玉及八石金银投其中,立便可丸如泥,久则成水,以金投之,名为金浆,以玉投之,名为玉醴,服之皆长生。又有取伏丹法云,天下诸水,有名丹者,有南一陽一之丹水之属也,其中皆有丹鱼,当先夏至十日夜伺之,丹鱼必浮於水侧,赤光上照,赫然如火也,网而取之可得之,得之虽多,勿尽取也,割其血,涂足下,则可步行水上,长居渊中矣。又赤松子丹法,取千岁蔂汁及矾桃汁淹丹,著不津器中,练蜜盖其口,埋之入地三尺,百日,绞柠木赤实,取汁和而服之,令人面目鬓发皆赤,长生也。昔中黄仙人有赤须子者,岂非服此乎?又石先生丹法,取乌鷇之未生毛羽者,以真丹和牛肉以吞之,至长,其毛羽皆赤,乃煞之,一陰一乾百日,并毛羽捣服一刀圭,百日得寿五百岁。又康风子丹法,用羊乌鹤卵雀血,合少室天雄汁,和丹内鹄卵中漆之,内云母水中,百日化为赤水,服一合,辄益寿百岁,服一升千岁也。又崔文子丹法,纳丹鹜腹中蒸之,服,令人延年,长服不死。又刘元丹法,以丹砂内玄水液中,百日紫色,握之不污手,又和以云母水,内管中漆之,投井中,百日化为赤水,服一合,得百岁,久服长生也。又乐子长丹法,以曾青铅丹合汞及丹砂,著铜筩中,乾瓦白滑石封之,於白砂中蒸之,八十日,服如小豆,三年仙矣。又李文丹法,以白素裹丹,以竹汁煮之,名红泉,乃浮汤上蒸之,合以玄水,服之一合,一年仙矣。又尹子丹法,以云母水和丹密封,致金华池中,一年出,服一刀圭,尽一斤,得五百岁。又太乙招魂魄丹法,所用五石,及封之以六一泥,皆似九丹也,长於起卒死三日以还者,折齿内一丸,与硫黄丸,俱以水送之,令入喉即活,皆言见使者持节召之。又采女丹法,以兔血和丹与蜜蒸之,百日,服之如梧桐子者大一丸,日三,至百日,有神女二人来侍之,可役使。又稷丘子丹法,以清酒麻油百华醴龙膏和,封以六一泥,以糠火煴之,十日成,服如小豆一丸,尽剂,得寿五百岁。又墨子丹法,用汞及五石液於铜器中,火熬之,以铁匕挠之,十日,还为丹,服之一刀圭,万病去身,长服不死。又张子和丹法,用铅汞曾青水合封之,蒸之於赤黍米中,八十日成,以枣膏和丸之,服如大豆,百日,寿五百岁。又绮里丹法,先飞取五石玉尘,合以丹砂汞,内大铜器中煮之,百日,五色,服之不死。以铅百斤,以药百刀圭,合火之成白银,以雄黄水和而火之,百日成黄金,金或太刚者,以猪膏煮之,或太柔者,以白梅煮之。又玉柱丹法,以华池和丹,以曾青硫黄末覆之荐之,内筩中沙中,蒸之五十日,服之百日,玉女六甲六丁神女来侍之,可役使,知天下之事也。又肘後丹法,以金华和丹乾瓦封之,蒸八十日,取如小豆,置盘中,向日和之,其光上与日连,服如小豆,长生矣。以投丹一陽一铜中,火之成金。又李公丹法,用真丹及五石之水各一升,和令如泥,釜中火之,三十六日出,和以石硫黄液,服之十年,与天地相毕。又刘生丹法,用白菊花汁地楮汁樗汁和丹蒸之,三十日,研合服之,一年,得五百岁,老翁服更少不可识,少年服亦不老。又王君丹法,巴沙及汞内鸡子中,漆合之,令鸡伏之三枚,以王相日服之,住年不老,小儿不可服,不复长矣,与新生鸡犬服之,皆不复大,鸟兽亦皆如此验。又陈生丹法,用白蜜和丹,内铜器中封之,沈之井中,一期,服之经年,不饥,尽一斤,寿百岁。又韩终丹法,漆蜜和丹煎之,服可延年久视,立日中无影。过此以往,尚数十法,不可具论。抱朴子曰:金液太乙所服而仙者也,不减九丹矣,合之用古秤黄金一斤,并用玄明龙膏、太乙旬首中石、冰石、紫游女、玄水液、金化石、丹砂,封之成水,其经云,金液入口,则其身皆金色。老子受之於元君,元君曰,此道至重,百世一出,藏之石室,合之,皆斋戒百日,不得与俗人相往来,於名山之侧,东流水上,别立一精一舍,百日成,服一两便仙。若未欲去世,且作地水仙之士者,但斋戒百日矣。若求昇天,皆先断穀一年,乃服之也。若服半两,则长生不死,万害百毒,不能伤之,可以畜妻子,居官秩,任意所欲,无所禁也。若复欲昇天者,乃可斋戒,更服一两,便飞仙矣。以金液为威喜巨胜之法,取金液及水银一味合煮之,三十日,出,以黄土瓯盛,以六一泥封,置猛火炊之,六十时,皆化为丹,服如小豆大便仙,以此丹一刀圭粉,水银一斤,即成银。又取此丹一斤置火上扇之,化为赤金而流,名曰丹金。以涂刀剑,辟兵万里。以此丹金为盘碗,饮食其中,令人长生。以承日月得液,如方诸之得水也,饮之不死。以金液和黄土,内六一泥瓯中,猛火炊之,尽成黄金,中用也,复以火炊之,皆化为丹,服之如小豆、可以入名山大川为地仙。以此丹一刀圭粉水银立成银,以银一两和铅一斤,皆成银。金液经云,投金人八两於东流水中,饮血为誓,乃告口诀,不如本法,盗其方而作之,终不成也。凡人有至信者,可以药与之,不可轻传其书,必两受其殃,天神鉴人甚近,人不知耳。抱朴子曰:九丹诚为仙药之上法,然合作之,所用杂药甚多。若四方清通者,市之可具。若九域分隔,则物不可得也。又当起火昼夜数十日,伺候火力,不可令失其適,勤苦至难,故不及合金液之易也。合金液唯金为难得耳。古秤金一斤於今为二斤,率不过直三十许万,其所用杂药差易具。又不起火,但以置华池中,日数足便成矣,都合可用四十万而得一剂,可足八人仙也。然其中稍少合者,其气力不足以相化成,如酿数升米酒,必无成也。抱朴子曰:其次有饵黄金法,虽不及金液,亦远不比他药也。或以豕负革肪及酒炼之,或以樗皮治之,或以荆酒磁石消之,或有可引为巾,或立令成水服之。或有禁忌,不及金液也。或以雄黄雌黄合饵之,可引之张之如皮,皆地仙法耳。银及蚌中大珠,皆可化为水服之。然须长服不可缺,故皆不及金液也。抱朴子曰:合此金液九丹,既当用钱,又宜入名山,绝人事,故能为之者少,且亦千万人中,时当有一人得其经者。故凡作道书者,略无说金丹者也。第一禁,勿令俗人之不信道者,谤讪评毁之,必不成也。郑君言所以尔者,合此大药皆当祭,祭则太乙元君老君玄女皆来鉴剩作药者若不绝迹幽僻之地,令俗閒愚人得经过闻见之,则诸神便责作药者之不遵承经戒,致令恶人有谤毁之言,则不复佑助人,而邪气得进,药不成也。必入名山之中,斋戒百日,不食五辛生鱼,不与俗人相见,尔乃可作大药。作药须成乃解斋,不但初作时斋也。郑君云,左君告之,言诸小小山,皆不可於其中作金液神丹也。凡小山皆无正神为主,多是木石之一精一,千岁老物,血食之鬼,此辈皆邪炁,不念为人作福,但能作祸,善试道士,道士须当以术辟身,及将从弟子,然或能坏人药也。今之医家,每合好药好膏,皆不欲令鸡犬小儿妇人见之。若被诸物犯之,用便无验。又染采者恶恶目者见之,皆失美色。况神仙大药乎?是以古之道士,合作神药,必入名山,不止凡山之中,正为此也。又按仙经,可以一精一思合作仙药者,有华山泰山霍山恒山嵩山少室山长山太白山终南山女几山地肺山王屋山抱犊山安丘山潜山青城山娥眉山緌山云台山罗浮山一陽一驾山黄金山鳖祖山大小天台山四望山盖竹山括苍山,此皆是正神在其山中,其中或有地仙之人。上皆生芝草,可以避大兵大难,不但於中以合药也。若有道者登之,则此山神必助之为福,药必成。若不得登此诸山者,海中大岛屿,亦可合药。若会稽之东翁洲亶洲纻屿,及徐州之莘莒洲泰光洲郁洲,皆其次也。今中国名山不可得至,一江一东名山之可得住者,有霍山,在晋安;长山太白,在东一陽一;四望山大小天台山盖竹山括苍山,并在会稽。抱朴子曰:予忝大臣之子孙,虽才不足以经国理物,然畴类之好,进趍之业,而所知不能远余者,多挥翮云汉,耀景辰霄者矣。余所以绝庆吊於乡一党一,弃当世之荣华者,必欲远登名山,成所著子书,次则合神药,规长生故也。俗人莫不怪予之委桑梓,背清涂,而躬耕林薮,手足胼胝,谓予有狂惑之疾也。然道与世事不并兴,若不废人间之务,何得修如此之志乎?见之诚了,执之必定者,亦何惮於毁誉,岂移於劝沮哉?聊书其心,示将来之同志尚者云。後有断金之徒,所捐弃者,亦与余之不异也。小神丹方,用真丹三斤,白蜜六斤搅合,日暴煎之,令可丸,旦服如麻子许十丸,未一年,发白者黑,齿落者生,身体润泽,长服之,老翁成少年,长生不死矣。小丹法,丹一斤,捣筛,下淳苦酒三升,漆二升,凡三物合,令相得,微火上煎令可丸,服如麻子三丸,日再服,三十日,腹中百病愈,三一尸一去;服之百日,肌骨强坚;千日,司命削去死籍,与天地相毕,日月相望,改形易容,变化无常,日中无影,乃别有光也。小饵黄金法,炼金内清酒中,约二百过,出入即沸矣,握之出指间令如泥,若不沸,及握之不出指间,即削之,内清酒中无数也。成,服之如弹丸一枚,亦可一丸,分为小丸,服之三十日,无寒一温一,神人玉女侍之,银亦可饵之,与金同法。服此二物,能居名山石室中者,一年即轻举矣。止人间服亦地仙,勿妄传也。两仪子饵黄金法,猪负革脂三斤,淳苦酒一升,取黄金五两,置器中,煎之土炉,以金置脂中,百入百出,苦酒亦尔。食一斤,寿蔽天地;食半斤,寿二千岁;五两,寿千二百岁。无多少,便可饵之。当以王相日作,服之神良。勿传非人,传示非人,令药不成不神。欲食去一尸一药,当服丹砂也。

抱朴子说:我考证广览养生的书籍,多方收集长寿的方术,曾经有所翻阅、涉猎、通读的篇章卷目已数以千计,这些著作没有不将服食还丹和金液作为最主要养生之道的。既是如此,那服食还丹和金液这两种方法,就可说是仙术的最好方法了,服食它们不能成仙,那自古以来就没有神仙了。过去,在西晋丧亡动乱时,没有谁不四处奔逃流亡。我曾辗转流徙在徐、豫、荆、襄、江、广等州的各地之间,曾结识观察流落于各地的道士多达数百人。在这些人中,有的早就久闻大名,其大名恰似在云彩红日之上那般声名显赫,然而互相如同一个人一样。他们的所见所闻,所知所识,各有深有浅,不足以相互超越。他们各自拥有几十卷道书,但都不能悉心研读并完全理解,只是为了抄录蓄藏罢了。那时已有人懂得运行真气,断绝谷粮,服食草木药物,所有的方书,大多是相同的内容。他们没有一人不拥有《道机经》,并将它作为最高深秘妙的典籍,还说是周代尹喜所撰写的。我告诉他们说:这书是三国曹魏时代军督王图撰写的,并不是古人尹喜所撰。王图一点也不知晓还丹金液之药物,只想通过行气升堂入室求索仙道,获取道教真髓,他所写的这本《道机经》,还自称所有仙道在此书俱已说尽,这是一本十分误人的书。我向那些寻求仙道的道士问及神丹金液之类事理,以及《三皇内文》召唤天仙地神之类方法,他们都全然不知,没有一个人懂得。可是,他们却大肆胡夸,自吹自擂,自欺欺人,甚至说自己养生有术,已很长寿了。他们当中,与我谈及自己曾与仙人共游者将近有一大半之多,但足以和我曲尽道术微妙者却很少很少。其中有的人虽对金丹颇有所闻,但谁也不相信今天还有能制作能得到金丹的,都说只有上古时已经超度的仙人,他们才应当知晓金丹之类神药。有的虽然多少得到神仙的学说,但谁也没有得到真正的经典。有的得到一些杂乱零碎的金丹方剂,便自以为是所有的炼丹方法都在于此了。昔年,左慈(字元放)在安徽天柱山中学道,曾对仙术精深专一地思考,因此,神仙就将金丹仙经传授于他;而此时正值汉末动乱,他没有闲暇认真调合制作,又逃出本地渡到江东,其志向仍是投身名山去修炼这种仙道。我父亲的堂伯葛仙公葛玄,曾以左慈为师,并从老师处接受了这种道术。他一共继承了《太清丹经》三卷、《九鼎丹经》一卷及《金液丹经》一卷。而我的老师郑隐(字思远),又是我从祖葛仙公的弟子,还在从祖处继承了《太清丹经》等仙经道术,但因家境贫寒没有钱财买药而无用。我曾亲自侍奉过他,做些洒水扫地的事,而且这样过了很久日子,后来才在马迹山中筑立坛台,盟誓后接受了那些金丹仙经道术,以及一些不能记录的口头秘诀。江东以前没有这些书,此书出自于左元放;左又将它传授给了我的从祖葛仙公;从祖再传授给我师郑先生;先生才将它传授给我。所以其他求道的人就完全不知此书此事了。但是,我虽承受他们已经二十多年多了,若论资产家财,没有担石之粮的价值,从而无力来制作实践,只能徒自长叹罢了。那些积蓄金银满柜、聚财如山的富人们,却不知晓有此长生不死的仙道法术。即令他们闻知此法,恐怕一万人中还没有一人相信,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是呵,只有饮用琼玉饴蜜的才知道米浆荇菜的滋味淡薄;看到巍巍昆仑才觉察小土丘的极其卑下;阅读翻览了金丹仙经道术,才令人不再看读那小术碎方的书籍。然而,金丹金液之类仙药是难以于仓卒之间备办齐全的,应当先暂且备齐一些小的药物,得以自我支持实践。但服食其他药物一万斛,只能有极小的补益,因此就始终不能使人得遂长生不老的愿望了。所以,老子有一口诀说:您不能得到还丹金液,就会徒然自寻苦劳。五谷食粮尚还能使人存活,人得到它后就能活着,断绝它后就会死去,又何况还丹金液之类上品神仙灵药,它们使人所得益处,岂不比五谷食粮强上一万倍吗?黄金、丹砂作为两种物质,烧得越久,变化就越妙。黄金投入火中,千百次熔炼也不销溶;将它埋在地下,那怕直到老天完结也不腐朽。服食此两种物质,就能使人身体得到锻炼,所以能令人不衰老也不死亡。这大概是借助于外物之力来促使自我坚固,好比那油脂养育着火而不会熄灭;用铜青涂抹了脚,再浸入水中就不会腐烂,这是借助于铜的坚劲功力来护卫人的肉体呵!那黄金丹砂之类仙药进入我们人体之中,就会润泽肌体的荣气和卫气,即增强肌体营养机能和人体捍卫保护功能,这完全不同于铜青仅仅敷抹人体外表的作用呵!人世凡间,很多人不相信高妙的道术,真是比比皆是。但是,在万分之一的机遇中,也偶然有一心追求仙道的人,他们却又找不到正确有效方法,也找不到高明的老师指教,更没有听说过天下竟有如此精妙绝伦的神药仙术。我现在且微略抄录金丹的大致总况,以此示与后来的志同道合及爱好道术的人。凡勤求此道者,在追求仙道过程中,不能拘泥于浅薄近易的方术,并认为它们足以安度人世。凡仅仅使用小方术又始终没有机缘遇仙者,那他们只能息止欲求高妙仙道的无穷冀望了。若想知悉真正的仙道学说事理,必须自己意识到:应当跨越跳出低洼积水浅处,勇敢地扑到沧茫大海中去浮游;背弃萤火一般微弱烛光,去面对太阳月亮的灿烂光辉;只有听到雷霆滚动才会觉得布面鼓声的鄙陋;只有看见庞然大鲸才会知道尺寸小鱼的纤细。至于那些纷乱繁杂的世俗凡人,又不得其门而入,却欲用有所弊病的药后,自信地模仿飞升腾空的仙人,这何异于鞭策着跛脚驴去追赶迅疾轻风?何异于划着木兰小舟去横渡浩浩大河?同时,各种小饵丹方很多,其制作水平有深有浅,所以功力势头仍不相同。不过,尽管它们各有优劣,但其结果依然不及金丹大方。这正好比第二次酿造出来的酒浆,不论如何也比不上多次反复酿造的纯酒香醇。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即使是下等的小小丹药,仍然能远远胜过草木中的上等药物。凡是草木,燃烧后即化为灰烬,而丹砂燃烧后却变成水银,积聚变化又化合成为丹砂。从此可见,它与平凡的草木相差多么遥远呵!所以金丹能够令人长生不老,神仙独自洞彻此种道理,这也可见神仙与世俗凡人有着多么渺茫无限的差距呵!而世俗凡人却少见多怪,有的不知道水银出自于丹砂,告诉他们后仍然始终不肯相信,还说丹砂原本是红色的物质,怎会变化得到白色的液体物质呢?还说丹砂是石质的,而现在烧炼各种石质类的物质,结果都变成灰烬,那丹砂为什么能独自变化成为液体呢?象这样原本是浅近易懂的事情,尚旦不能晓喻明了,那么,倘若当他们听到神仙学说道术,必然认为这是夸大且进而讥笑,这岂不是很自然的事吗?上古时期得道的人,怜悯顾念后世可以教诲的人们,为他们想方设法,详尽曲折地想使他们脱离死亡的祸患,这可算是最高妙绝伦的教喻了。可是世俗凡人却始终不肯相信,还说纯系虚假空文。如若是虚假空文,怎么可能那样多次转化又多次变易,而且依照计日数天地达到成功并均符合方剂要求呢?得道高人之所以知晓这些事理的妙悟,实在不能仅凭平庸而浅近的思考去追求呵!

我少年时爱好仙道方术,曾身背行装,徒步跋涉,虚心拜谒求教,不畏艰难险阻。如若每当获有奇见异闻,就非常高兴地作为喜事。我虽然常被人诋毁讥笑,但从不为此感到丧气忧戚。怎么见得后来者不如现今的人呢?于是,我特地著述本书来展示给所有识道者阅读观看,岂是在随便崇尚倡行稀奇古怪的学说,或是在崇奉播散无中生有的空话?若要使自己的著作世代流传,难道是用所谓的信用来结纳网罗世俗之流吗?要知道,阳气盛极的夏季不能使枯木朽株重新荣茂;上等高能的智慧不能使下等无知愚笨改变。著作,为知音者流传;事业,为相通者看重。否则,岂不是农夫得到珍贵的彤弓,却用来驱逐雀鸟;南蛮得到华美的衮衣,却穿来背负柴薪。对于那些愚味无知的人,何必勉强他们都来知晓呢?世俗凡人饱食终日,又未必会勤修苦学那儒学及墨学,研治如何加强品德修养事务;而只是共同逍遥游乐,无所用心,混完岁月。他们所致力营造的,如果不是名誉地位,那一定是金钱利禄。他们当中,有的在射猎原野里让苍鹰腾飞,黄犬奔走;有的在沸腾羹汤前对酒杯留连,难舍难分;有的恋美色在丝竹细乐中荒废;有的贪游乐在纨绔子弟中沉沦;有的拉开那强弓硬弩,以至伤筋害骨;有的沉溺于博戏棋弈,从而放弃事业。像这一班人呵,当他们听到至高妙极道术的宣讲,必然会酒醉般地昏昏然;当他们看到深奥玄秘道术的理论,必然会白日里大打瞌睡。那拥有自身者却不去修炼,就在必死的境地里使身体劳顿,不肯去追求去寻问养生方术,自己却想去割裂削弱它,煎煮烧熬它,并使它憔悴,使它枯竭;而掌握养生之道者却自我珍视,秘藏养生知识,对世人无所企求,又怎肯强制他人行为并告知他人呢?世俗凡人时常都说不相信神仙的话,他们都以为若能长生不老,那么古代的富贵者就应当早已求得长生;而实际上并没有学习得到者,那就说明没有什么仙道方术存在了。但说这些的人尚不明白:古代富贵者不过就像今天的富贵者而己。他们既不相信仙道方术,也不去苦苦追求仙道方术,而且都以眼前欲得的东西看作当务之急,于是谁又肯去企求索得仙道方术呢?假如还不能下定决心,坚信寿命确可延长,仙道方术确可求得,又何必吝惜余力而不去试试呢?暂且先试一试仙道获得的小效应,哪怕只能延长二三百岁,这不是比世俗凡人年纪小小的就夭折要强得多吗?天下的事千头万绪,而仙道方术更比其他事情难于明了,怎能以中才之心去断言人世间一定没有长生不老的道术呢?如若只因世俗凡人不相信,便说仙道是没有的,那么世人中聪明人岂不是太多了吗?现今如果有明辨仙道意义又还能修炼追求的人,难道就一定是最愚蠢的人,甚至连世间的一般人都不及吗?还有人担心顾虑,追求长生不老倘若不能求得,恐怕世人讥笑自己,认为自己是愚昧昏惑者。如若自己心里的决断万一有所失误,而天下的确本来有此不死之道,不也应当被得道者所讥笑吗?要知道,日月都有不能普照的地方,人心又哪能单独凭信呢?

抱朴子说:按照《黄帝九鼎神丹经》的说法,由于黄帝服用了九鼎神丹,所以才得以飞升成仙。又说:虽然呼吸导引及服用草木之类药物也可得到延年效果,但却不能免于死亡;而服食神丹就能使人寿命无穷无尽,并可与天地相终相结,可乘御流云,驾驭蛟龙,任意飞升或降落于茫茫太空。黄帝将《九鼎神丹经》传授给玄子并告诫他说:这种道术极其重要,必须传授给贤德的人;如若不是这样的人,那怕他家财积玉如山那般富有,也不得将道术告诉于他。接受道术的人,要拿金人、金鱼投入向东流去的河水以结誓约,用牲畜的血涂抹嘴唇以表诚信。倘若被授者没有神仙的风骨,也就看不到此种道术。制作调合丹药应当在名山之中的无人地方,若结朋伴友也不得超过三人。制作前要斋戒一百天,用各种香料洗头洗澡,必须做到洁净,绝不能接近污秽和与世俗凡人往来;还不能让不相信道术的人知道,如若他们诽谤诋毁仙药,仙药的制作就不会成功了。仙药一旦成功,就可全家都变成仙人,不只一个人而已。世俗凡人不制作调合神仙丹药,反而听信草木之类药物。草木之类药物,埋葬地下会马上腐败,将它煎煮会立即溃烂,把它焚烧会即成焦炭,它们连自身都不能存在,又怎能使别人存活长生呢?

九丹,是长生不老的要药,它不是世俗凡人所应当看见和听见的。亿万世人,纷繁杂乱,他们只知贪富裕图显贵而己,难道不是一些会行走的僵尸吗?制作调合丹药时还应当祭祀,有关祭祀法,有其图像及说明一卷。

第一种丹药名叫“丹华”。应当先制作“玄黄”,即水银与铅精的混合液,由水银九斤、铅一斤炼成,如黄金,故名“玄黄”,再用雄黄水、矾石水、戎盐、卤盐、矾石、牡蛎、赤石脂、滑石、胡粉各几十斤,将它们制作成“六一泥”,封固“玄黄”,再用火烧炼三十六天则制成。服食“丹华”七天后即成仙。又用“玄黄膏”可将“丹华”制成丸子,放置在猛火上烧炼,顷刻即制成黄金。又用二百四十铢“丹华”与水银一百斤调合,再用火烧炼亦成黄金。一旦黄金制成,丹药也就制成了。若黄金没炼制成功,可再次用“六一泥”封药后炼制,炼制天数如前面所述,那就没有不成功的了。

第二种丹药名叫“神丹”,又名叫“神符”。服食它一百天后即成仙。行走时能安然无恙地出入于水火之中;用这种丹药涂抹于脚底,能步行于水面之上;服食这种丹药三刀圭,“三尸神”和种种害虫均能马上消溶坏死,各种疾病亦均能治愈。

第三种丹药名叫“神丹”。服食一刀圭,一百天后成仙。将这种丹药给牛、马、羊、猪、鸡、犬等六畜吞服,六畜也会始终不死。它还能避免各种兵刃利器的伤害。服食一百天后,仙人神女、山川鬼神都会来侍奉,还可见如人的形貌。

第四种丹药名叫“还丹”。服食一刀圭,百日后即成仙。朱鸟、凤凰之类神鸟在他的上空飞翔覆盖,神女也来到他的身旁侍奉。用一刀圭“还丹”渗合水银一斤,以火烧烤,立刻变成黄金。用这种丹药涂抹在钱财物品上后,再用于市上去交换,这些钱物当天又能返还原主。用这种丹药书写在世俗凡人眼睛上,各种鬼怪一见便会纷纷逃避。

第五种丹药名叫“饵丹”。服食三十天后即成仙。鬼怪神仙均会来侍奉,神女也会来到面前。

第六种丹药名叫“炼丹”。服食十天后即成仙。又用汞渗合烧烤,也能成为黄金。

第七种丹药名叫“柔丹”。服食一刀圭,一百天后即成仙。用覆盆子的液汁溶合后服食,九十岁的老人,也能生育孩子。如果与铅渗合,用火烧烤,立即变成黄金。

第八种丹药名叫“伏丹”。服食后当天即能成仙。将此丹药制作成枣核一样大小并拿在手上,各种鬼怪都要远远回避,用这种丹药书写在门户上,万般邪毒及各种精怪也不敢上前冒犯,还能让盗贼虎狼悄悄避开。

第九种丹药名叫“寒丹”。服食一刀圭,一百天后成仙。仙童神女都来侍奉,飞翔着行走,轻悠地升举,也不用羽毛翅膀。

这九种丹药,只要得到其中之一种就能成仙,不必都去一一制作。至于制作哪一种丹药,在于人们的喜好而已。凡是服食以上九种丹药,想升天的就能飞升而去,愿停留在人间的也任凭意愿,无论在何处,都能任意出入,不受限制,不受伤害。

抱朴子说:还有一种丹药名为“太清神丹”,它的制作方法出自于元君所传。元君是老子的老师。《太清观天经》共有九篇:据说它前面有三篇,不能传授给世俗凡人;中间三篇,世间也不足以流传,永久地沉匿在最深层的地下泉水底下;后面三篇,正是《丹经》的上、中、下卷,一共只有三卷。元君,是一位得到法力无比的大神仙之道的人,他能促使阴阳协调,能差遣鬼神风雨,还能驾驭九条苍龙和十二只白虎,普天之下的仙人均隶属于他。他还说:自己原本也是学习道术、服食仙丹才达到而今境界的,决不是天然成仙的。元君尚且如此修炼,更何况平庸世人呢?这本《丹经》说:上等士人学得道术,就飞升成为天上仙官;中等士人学得道术,就栖身聚集昆仑山麓;下等士人学得道术,就长期生活在人世间。愚笨的世俗凡人不相信,说这是虚假谎言,从早到晚,只追求做些速死的事情,全然不去追求长生,那么上天岂能强迫他长生呢?世俗凡人是一些只知道甘美食物、华美衣服、声色犬马、荣华富贵的无所作为之辈而已,他们是放纵心意,享尽欲望,而后突然死亡之徒。对于这一些人,决不能将神仙丹药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反而讥笑诽谤仙道真人。如若传授《丹经》给那不适当的人,自身必然也不吉利。如若有确实可靠相信的人,可将调制合成的仙药分点给他,仍不能轻易地把药方传授给他。知晓仙道方术的人,何须还去追求王侯将相?将仙丹制作成功以后,不但长生不老,而且还可制黄金。将黄金炼成后,要先取一百斤黄金来备办对天地的祭祀;有关祭祀法,另外有方法一卷,与前述的九鼎神丹祭祀法不尽相同。祭祀时,应当另外称出黄金,各自封制题签。

祭祀时,祭天用黄金二十斤,祭日月用五斤,祭北斗用八斤,祭太乙用八斤,祭井用五斤,祭灶用五斤,祭河伯用十二斤,祭土地神用五斤,祭门、户、里巷的鬼神和清君各用五斤,一共八十八斤。剩下的十二斤,要用好的皮制口袋盛着,等待到吉日良辰在都市中市场热闹的时候,悄悄地沉默着将皮袋放置人多的地方,然后径自而去,不可回头看顾。一共使用一百斤黄金后,才能由自己恣意使用。如若不预先用一百斤黄金祭祀天地鬼神,就必然会遭受灾祸。又说:长生不老的道术,不在于祭祀和侍奉鬼神,也不在于导引和屈伸活动,而飞升成仙的要点在于仙丹。因为知晓懂得仙丹的道理不容易,而且制作起来又实在困难的缘故。倘若您能制作仙丹,那您就能长寿生存了。近代汉末新野的阴君长生,就是制作这种“太清丹”而得仙道的。阴长生本来是一个儒生,有才气,有思想,善于作诗著文,在《丹经赞》及其序言里,记述了他初学道术、追随老师等事情的本末,罗列了他所认识知道的得到仙术者四十多人,并写得非常清楚分明。制作这种“太清丹’,比制作“九鼎神丹”困难,然而这是白日飞升成仙的最好方法。但在制作前,应当先制作炼丹配料如华池、赤盐、艮云,以及玄白飞符、三五神水等,然后才可点火炼丹。

经过炼丹,一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三年后能成仙;经过两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两年后能成仙;经过三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一年后能成仙;经过四次转化的丹药,服食半年后能成仙;经过五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一百天后能成仙;经过六次转化的丹药,服食四十天后能成仙;经过七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三十天后能成仙;经过八次转化的丹药,服食十天后能成仙;经过九次转化的丹药,服食三天后能成仙。如若取得九次转化的丹药,放在丹鼎内,到夏至之后,曝晒丹鼎至发热,再放入丹砂一斤于鼎盖下。然后恭敬地伺候着,等待着太阳的精华来照耀。一会儿,聚集起来,融化为一,升腾起伏,灿烂辉煌,透出了五色神奇的光芒,于是即刻转化为“还丹”。取出服食一刀圭,当即就白日飞升天境成仙。另外,将九次转化的丹药,密封于土制的锅釜中,再点燃以糠皮为燃料的火,先文火后武火地烧炼。丹药从一转丹到九转丹,效验迟速反映在各自服药成仙的天数多少,从以上所述就知道明白这个道理了。即转化次数少的,它们的药力不足,所以服食丹药的天数就多,得到仙道就迟缓;转化次数多的,药力强盛,所以服食丹药的天数就少,从而得到仙道就迅速。

还有一种“九光丹”,制法与“九转神丹”不相同,但大体上仍然相似。它的制作法是:应当先将各种药物渗合后用火烘烤,再用它们来与五种石药变转化合。五种石药是丹砂、雄黄、白矾、曾青、磁石;每一种石药经过五种转化就各自形成五种颜色,五种石药就一共有二十五种颜色。各色的药物用一两,并以不同器皿盛着。欲使死人复活,指死后没满三天的死者,就取青色丹药一刀圭,与水渗合后用来给死者洗浴;再用一刀圭拨开死者的嘴灌下,死者便可立即复生。欲使“行厨”法术,就取黑色丹药与水渗合后用来涂抹左手,于是,此人所想求得的食物,就如他口头所说的那样都自行送到,并且可使天下所有万物均能到来。欲使形体隐匿或预测未来世事或长生不老不死,就取黄色丹药一刀圭服食,服药者便能长生不老不死了,而且坐在家中则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事情,能知晓吉凶祸福,且如同在他的眼前一般。人生命运,荣盛衰败,长寿夭折,富贵贫贱,都能知晓。所有法术均记载在《太清经》中卷里。

抱朴子说:其次还有《五灵丹经》一卷,其中有五种法术。有用丹砂、雄黄、石硫黄、曾青、矾石、磁石、戎盐、太乙余粮,还用六一泥,到神室里祭祀祈祷后再配合制作,三十天后便成功。还有一种用五帝符图,以五种颜色书写,也能令人长生不死,但不及太清九光丹和九鼎丹药的效用。

又有“岷山丹法”:这是得道的士入张盖蹹,在岷山石室里精心修炼才得到的丹方。其方法是:冶炼黄铜作成承露的器皿,用它来承接月亮下面的露水,再用水银倾倒在上面,再以太阳的精华在其间烘烤。长年服食能长生不死。另外,取此丹药放置在有雄黄的取火铜镜中,再用水银覆盖,在太阳光下曝晒,二十天后打开并研制。用“井华水”吞服如小豆粒大,服用一百天后,盲人均能重新复明视物,各种疾病可自然而愈,白发转变为黑发,脱落牙齿也能重新生长。

又有“务成子丹法”:将巴沙汞放置在八寸的铜盘中,以土炉子盛着炭,再倚靠三边沟壑来支撑铜盘;再用硫黄水浇灌它,并经常令它如同稀泥一般。服食一百天后,能长生不死。

又有“羡门子丹法”:用酒调和丹药一斤,用酒三斤配和,曝晒四十天。服食一日后,人体内的寄生虫立即被打下,各种疾病也完全治愈。服食三年,求仙道术成功,必定有两名仙女来侍奉,并可使唤她们来作“行厨”,此种丹药可以镇除各种鬼怪,以及四方使人暴死、打击和伤害人们的凶宅。另外,在施工时妨害人的工地上,将此丹药悬挂起来并朝向它们,于是就无祸患了。

又有“立成丹”:也有九篇,效验与九鼎神丹相似但又不及它。其中主要的一篇还说:取雌黄、雄黄烧炼后流下的铜液,铸造成为一种器皿,再覆盖在已存放三年的陈醋上,一百天后,这器皿上均生满了红色的乳花,其长度有好几分。有的长有五彩的琅玕,将它取下研制后服食,也能使人长生不老。还可以与菟丝调和。菟丝是一种初生的根,它的形状好似免子;将它挖取后,刻削它便流出像血一样的液汁,取汁调和这种丹药,服食后立即产生变化,可任意做自己想做的事,还可以与朱草调和,一次服食,就能乘风凌虚而在云间行走。朱草的形状似小枣,仅长三四尺,枝叶均为红色,茎干如同珊瑚,喜欢生于名山的岩石之下。刻削后流出似血的液汁,将玉石及八种石料、金、银投入其中,立即成泥一样,便可制成丸药;若时间一久就变成为水液,再用黄金放在水液中就制成“金浆”,用玉石放在水液中就制成“玉醴”,服食后均能长生不老。

又有“取伏丹法”:据说天下的各种河流,有命名为“丹”的,如南阳“丹水”之类,其中均有一种红色的鱼。应当在夏至前十天的夜里守候着它们,红色的鱼就一定会浮现于水边,红光映照在水上,鲜耀如同火焰,撒网捕取就可获得。捕捞所得虽然可能很多,但切不可完全捕尽。再将它们身体剖开,取出血液,涂抹脚底,就可在水面上自如步行,并可长久地潜居在深水之中。

又有“赤松子丹法”:收集并取千岁蔂藤的汁液和蟠桃的汁液淹制丹药,再放入“不津器”中,用石蜜封严器皿的口盖后,埋入地下三尺,一百天后,绞取柠木的红色果实,取汁调和丹药而服食,能令人颜面、眼睛、鬓发均变为红色,并长生不老。昔年,中黄国有位名叫赤须子的仙人,恐怕就是服用了此丹的缘故吧?

又有“石先生丹法”:将尚未长羽毛不能飞而待哺的乌鸦雏鸟,用上等真丹渗和牛肉让它吞食,等到长大后,它的羽毛均变成红色,然后杀了它阴干一百天,再连羽毛一起捣碎,取粉末服食一刀圭,服药一百天可得到五百岁寿延。

又有“康风子丹法”:用阳鸟、仙鹤蛋、雀子血调合生长于少室山的天雄药汁,再揉合成丹丸,并放入天鹅蛋中,再用生漆严封后放入云母水中,一百天后化为红色水液。服食一合就能增长寿命一百岁,服食一升则增长一千岁。

又有“雀文子丹法”:将丹药放入红色野鸭的肚子中蒸食,服食后令人延年益寿,长久服食则长生不死。

又有“刘元丹法”:将丹砂放入“玄水液”中,一百天后变为紫色,用手握它不污染手,再与云母水渗和,放入竹管中并用漆封涂严密后,再投入水井中,一百天后化成红色水液。服食一合,得到一百岁寿命,长久服食则长生不老。

又有“乐子长丹法”:用曾青、铅丹配合水银、丹砂,放入铜筒中,再用干铅粉和白滑石严封,再放进白砂中蒸,八十天后,服食如同小豆大小的丸粒,三年后就能成仙。

又有“李文丹法”:用白色生绢包裹丹药,再用竹子液汁煎煮,叫做“红泉”,再置于沸水上蒸,再用“玄水”渗合。服食一合,一年后即可成仙。

又有“尹子丹法”:用云母水渗和丹药,密封后放入溶有黄金的醋液中,一年后取出。服食一刀圭,服完一斤后得五百岁寿延。

又有“太乙招魂魄丹法”:所用的五种石料药物和密封用的六一泥,都和九转神丹相似。本品的长处是对已猝死三天以内的人有复苏还生的特效,其用法是;将死者门齿折断后,于口内放入本品一丸,并配合硫黄丸一起进水送服,让药物进入喉咙后死者即复活,并都说看见仙界使者手持符节来召唤他。

又有“采女丹法”:用兔血渗和丹药与蜜,蒸一百天,服食如同梧桐子大小丹丸一粒,一日三次,到一百天后有神女二人来待奉,可供差用。

又有“稷丘子丹法”:将清酒、麻油、百花醴、龙膏和合,用六一泥严封,再以糠火烧烤,十天后制成。服食如同小豆大小一丸,服完剂量后,可得五百岁寿延。

又有“墨子丹法”:将水银和五种石药的浸液放于铜器中,用火煎熬,再用铁匙子搅动,十天后,回复为丹丸。服食一刀圭,各种疾病均离开身体,长期服则长生不死。

又有“张子和丹法”:将铅、汞、曾青水渗合,严密封后在红色黍米中蒸制,八十天后制成,再用枣子膏混合制丸,服食如大豆粒大小,一百天后,得到五百岁寿延。

又有“绮里丹法”:先采用水飞法制取五种石药的精粉,再用丹砂调合井放入大铜器中煎煮,一百天后,出现多种色彩,服食后长生不死。用一百斤铅,一百刀圭丹药,混合后用火烧炼成白银,再用雄黄水调和后又烧炼,一百天后变成黄金。黄金如若太刚劲了,就用猪脂煮制;如若太柔软了,就用白梅煮制。

又有“玉柱丹法”:用溶解了硝石等的醋液来调和丹药,再用曾青、硫黄粉末覆盖,铺垫,放入筒中于沙里蒸五十日。服食一百天后,玉女、六甲神、六丁神、神女都来侍奉,可供役使,而且可知天下事情。

又有“肘后丹法”:用溶有黄金的醋液调和丹药,再用干的铅粉密封,蒸制八十天,取出如小豆粒大小的丸药,放入盘中,对着太阳调和,它的光芒射上去,与日光相连接。服食如小豆大丸药,就能长生不老了。用丹药投入丹阳产的铜器中,以火烧炼后即成黄金。

又有“李公丹法”:将真丹和五种石药的水液各一升,混合后使它们如同稀泥,再放入锅釜中烧炼,三十六天后取出,再用石硫黄溶液调和。服食十年后,寿命可与天地相始相终。

又有“刘生丹法”:用白菊花液汁、紫草液汁和楮实液汁以及樗树汁与丹药调和后,再蒸制三十天后,研制调合供服用,一年后可获五百岁寿延。如果是老翁服用则更年轻而不敢相认,年青人服用后则不会衰老。

又有“王君丹法”:将巴蜀出产的丹砂和汞放入鸡蛋中,用生漆粘合封严,再让母鸡孵着这种鸡蛋三枚,在物得其时的“王相”好日子里服食,就能使人青春永驻,长生不老。但小儿不可服用,否则,服后就不会再生长发育了。倘若给刚出生的鸡、狗服食,那它们均不再长大,鸟兽服用也均有如此相同的效验。

又有“陈生丹法”:将白蜜与丹药调和,放在铜质器皿内严封。再把它沉入井中,待一周年后供服食,服满一年,就不感到饥饿;服完一斤,可获寿命一百岁。

又有“韩终丹法”;用生漆、蜜与丹药调合井煎制,服食后可以延年益寿,立于太阳光下无形无影。除此之外,还有几十种丹法,不在此一一具体论及。

抱朴子说:“金液”,是太乙神所服食而登升仙界的药物,其效能不亚于九转神丹。制作调合的方法是:用古秤秤出黄金一斤,并用水银、雄黄、寒水石、赤色戎盐、玄水液、消石、丹砂渗合,密封后化成水。其经文说:金液入口服后,服食者周身上下就变为金色。老子李耳从其师元君先生处获得此法。元君说:这种道术至为重要,一百代方出现一次,应当藏在石头密室之中,在炼制调和的过程,都必须斋戒一百天,不得与世俗凡人相交往来;应于名山旁边,东向水流河上,特别建立修道精舍,待一百天炼成后,服食一两便能成仙。倘若不想离去人间,暂且作地仙人士,只需斋戒百日即可。倘若想飞升天境,那就先断绝谷粮饮食一年,再服食金液。若服食半两,就长生不死,各种毒害均不能损伤,并可以养畜妻子儿女,身居要职,为所欲为,没有什么禁忌。若又想飞升天境,仍可在斋戒后服食金液一两,便能飞升成仙去了。

至于用金液配制威喜巨胜的方法,那是:取金液和水银各一味,混合后煮制,三十天后取出,用黄土盆装盛,再用六一泥严封,放置在猛火中烧炼,六十个时辰后,全部都化为丹药。服食如小豆粒大,便可成仙。用此丹药一刀圭粉剂,加上水银一斤,即可成为白银。还可取此丹药一斤放置火上,再用扇子扇风烧炼,即能化为赤色金子流出来,称之为“丹金”。用此丹金涂抹刀剑,能使敌兵退避万里。用此丹金制作盘子和碗,将饮食盛放后供食用,能使食者长生不老;用此盘子和碗承接日月的圣露,如同“方诸取露于月”所获神水一样,饮用此圣露能长生不死。用金液与黄土调和,放在以六一泥制成的盆盂内,再用猛火烧炼,即完全变成很有用处的黄金;再用火烧制,则完全化成为丹药,服食如小豆大小丹丸,就可进入名山大川,成为地仙。用这种丹药一刀圭粉剂涂上水银,立即就可变成白银,或者用银一两渗和铅一斤,结果均能成为白银。《金液经》说:将黄金八两投到往东流的水里,饮下鲜血并立下誓言后,才能将口诀秘术告诉学习炼丹者。倘若不严格按照这种方法,而只是盗用方剂来妄自配合制作,终是不会成功的。对凡人中有最好信用的人,可以将丹药给与他,但绝不能轻易地将方书原本传述给他,否则,必定会使双方均要蒙受祸殃。天神鉴察人们是很紧很近的,只是人们不知觉罢了。

抱朴子说:九丹制作法确实是仙药中的最高最妙的方法,然而调合制作九丹所需用的原料杂药甚多。倘若是处于四方交通畅达的地方,通过市场交换可购买齐备;倘若是处于九州交通阻隔的地方,那各类原料药物就难以求得。同时,还必须在点火起炉后坚持昼夜守护几十天,仔细伺候着火力大小,不可让它失去适宜的温度,真是极其劳苦,甚为困难,所以不像溶制调合金液那么容易;溶制调合金液仅是黄金难得而已。按照古秤古制与今制折算,古秤黄金一斤等于今制两斤,其价值大约不超过三十来万,它所需用的杂碎药物也较易俱备;同时又不需点火起炉,只要将黄金等物置子华池中,天数足够就成功了,所需总数大约要用四十万而可得一剂,这足以可使八个人成仙。然而,一般道士中较少有溶制调合金液的,因为他们的功力不足以将金液化合制成;若认为溶制调合金液就如同酿造制作几升米酒那般容易,那就必定不能成功。

抱朴子说:其次尚有“饵黄金法”,它虽然不及金液,但也不同于其他药物。有的用猪脖子肥肉和酒炼制黄金;有的用樗皮泡治黄金;有的用荆酒(即牡荆、蔓荆、紫荆等类植物泡制的酒)、磁石销溶黄金。还有的可将黄金展引得薄如巾帛一般;有的立刻让黄金变成水液服食。但也有人有着种种禁忌,总不及金液好。再还有人用雄黄、雌黄渗合着黄金服食,可将黄金展引扩张如同皮革一样。这些均是追求成为地仙的方法。此外,白银和蚌中的大珍珠,都可以化成水服食,但需要长期服用,不可断缺,所以也不及金液。

抱朴子说:制作调合此金液和九鼎神丹,既应当花用钱财,也应当深藏名山,断绝人事,所以能这样修炼的人是很少的。而且,在千万人中,也只偶尔碰上一人得到真经,所以著作道书的人,几乎没有论及金丹者。炼金丹的第一禁忌是,不要让不相信道的世俗凡人诽谤、讥讽、品评、诋毁道术,否则,必定不会成功。我的先师郑君说过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制作调合这种大药都应当祭祀,祭祀的时候太乙、元君、老君、玄女都要来监督鉴察。制药者若不与世俗断绝而到幽静僻远的地方,一旦让世俗闲散的愚笨人得以经过而听见看到,那么诸位神仙就要责备制药者不遵循经典戒律,致使恶人有诽谤诋毁的言论,就不会再保佑帮助,从而邪气得以乘虚而入,于是仙药就不会制作成功。因此,一定要进入名山之中,再斋戒一百天,不吃葱、薤、韭、蒜、兴蕖等“五辛”和活鱼之类,切不可与世俗凡人相见,这样才能从事制作金丹大药。制作大药的过程中都要斋戒,且必须在制药成功后才能解除斋戒,决不只是在开始制药时才斋戒一下。郑者师还说,他的老师左慈曾告诉过他,说在那些小小的山里,均不能在其中制作金液和九鼎神丹。因为凡是小山都无正神为主,而多是树木、山石的精怪,以及千年的老妖、吸血的鬼怪,这些均只有妖邪之气,不想为人造福,而只能带来灾祸。那些精怪鬼魅还喜欢考察试验学道炼丹的人,学道之士必须用道术防护自己身体以及随从弟子之人等。然而有的道术却会破坏人们的仙药。现今的医药家,每当制作配合好药膏,都不想让鸡、狗、小孩、妇女看见,因被各种外物冲犯,使用时便没有效验。另外,染彩色丝织物品的人,都忌讳面目凶恶的人看见,否则均会丧失美好的颜色,何况是神仙大药呢?所以,古代学道炼丹之士,制作配合仙丹神药,一定要深入名山之中,不留止于平凡的山里,就正是为了这些原因。按照仙经,可以依凭来精诚思索和配合制作仙药的山有:华山、泰山、霍山、恒山、嵩山、少室山、长山、太白山、终南山、女儿山、地肺山、王屋山、抱犊山、安丘山、潜山、青城山、峨眉山、绥山、云台山、罗浮山、阳驾山、黄金山、鳖祖山、大小天台山、四望山、盖竹山、括苍山,这些均是正神居住的山,山中不时还有修得地仙的人。这些山中都生长着灵芝草,可以躲避大战乱和大灾难,不只是在山中配合制作仙药而已。如若有道术的人攀登这些山,那此山的山神必定要帮助他,为他造福,仙药也必能制作成功。倘若不登临这些山的人,那到海中大岛屿去也可配合制作仙药。如像会稽郡的东翁洲、亶洲、紵屿,以及徐州的莘莒洲、泰光洲、郁洲,均是那次一等的。现在,中原的名山不能登临,但江东的名山仍是可以居住的,有霍山,在晋安;长山、太白山,在东阳;四望山、大小天台山、盖竹山、括苍山等,俱在会稽郡。

抱朴子说:我辱没了大臣子孙名誉。虽才能不足以经略国政,董理万事,但同类的好友所追求的功业及所知晓的事理,都远远不及于我的人,却也有很多是在天河里展翅高翔,在云天中闪耀光芒的了。我之所以断绝在乡里与贺喜吊丧的人事交往,抛弃当世的富贵荣华,而一定要远远地去登临名山,是为了完成所著的子书《抱朴子》,以及想配合制作成仙神药,以长生不死作为自己的追求目标。世俗中人莫不责怪我离开故乡,背弃高远的仕途,而去到山林水泽亲自农耕,手脚都磨满了茧子。世俗中人都说我生有疯狂迷惑的疾病。但是,仙道与世俗的事业是不会共兴共荣的,倘若不废弃人间俗务,何能修炼出像这样的志向呢?如果预见前景确实明了,把握未来必定实现,又何惧世俗之人的诋毁或美誉,又岂能因为世俗之人的勉励或阻止而改变态度呢?我不过是直书胸臆,以示将来志同道合的崇道者。如若后世有与我心心相印,坚韧不拔的人,他所抛弃的,也一定会和我所捐弃的一切是没有差异的。

“小神丹方”:用上等真优丹药三斤,加入白蜜六斤搅合,用太阳曝晒煎煮,再令它可制成丸。早上服食如麻的种子般大十粒,不到一年,白发者变黑,落齿者重生,身体润泽;长久地服食它,能使老翁变得年轻,长生不死。

“小丹法”:用丹药一斤,捣碎过筛,将细粉渗入三升陈年醋液中,再加入二斤生漆,一共三种原料药物配合,让它们互相适应而相生相得,再在微火上煎制并使它传可成丸。服食如麻的种子般大三粒,每天服两次,三十天后,腹中各种疾病痊愈,三尸虫除去;服食一百天后,肌肉骨骼强壮;一千天后,司命神取消其死籍,寿命与天地相终结,与日月相常望,改变容貌,变化无常,在日光下无影无形,但另有光彩。

“小饵黄金法”:将熔炼黄金放入清酒中,约二百次出入即沸腾了,用手紧握,让它从手指缝间挤出,且如同稀泥;如若不沸腾,就手握时不能从手指缝间挤出,即须重新溶炼,放入清酒中,如此往复,不计其数。制成后,服食如弹丸般大一粒,也可将一丸分为更小丸粒,服食三十天,就没有寒冷温暖的感觉,并有神入玉女来侍奉。白银也可服食,和服食黄金方法相同。服食这两种药物,对能居住在名山石室之中的人,只要一年就能轻身飞入天境。对留止人间的,服食后也能成为地仙。但这种方法不得轻易传授出去。

“两仪子饵黄金法”:用猪脖颈下的脂膏三斤,陈年老醋一升,再取黄金五两放入器皿中,在土炉子上煎煮,再取出黄金放入脂膏中,如此放入取出各一百次。放入陈醋也像这样。制成后,服食黄金一斤,寿命可与天地相始终;服食半斤。寿命达二千岁;服食五两,寿命达一千二百岁。无论多少,都可以服食。但应当在王相的吉日里制作,服食后精神良好。只是这种方法不能传授给不恰当的人,如若传示给不恰当者,就会使仙药不成功,无神效。如果想服食驱除三尸虫的药物,就应当服食丹砂。

抱朴问玄居

福生无量天尊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